談 寫作 教學中的「腦補」現象


寫作

文/葉思(熊爸寫作教室首席教師)

 

最近在網路上讀了篇談 寫作 教學的文章,開頭是這麼說的:

 

據說有個原住民作家,小時候寫作文,有一次寫了一句:『山上的芒果樹長了好多芒果,害我的眼睛裝都裝不下。』結果,老師在這句話的上頭打了一個「╳」。……真是冤枉一個富有創意的小朋友!要是那位老師能夠明白,在這句話裡小朋友的眼睛已經不是尋常的眼睛,而是以比喻成『籃子』的隱喻關係進入換喻的,那麼他就不會急於給這句話打「╳」了。

 

不難明白作者文中的暗示,寫出「芒果」文的孩子在他長大的人生成為了作家,而他已能在童年時創作出具有詩意(所謂隱喻、換喻)的文句。當年的那位老師沒看出他的天分,忽略了 寫作 中的藝術性與美感,率而以直述的觀點批改,抹煞了文章的文學性。

 

問題是,若寫出這樣文句的孩子不是未來的作家,我們如何知道這樣的文句是有意經營、充滿詩意的文學性書寫,還是因為邏輯錯亂,無意間將 寫作 構成了符合所謂「隱喻關係進入換喻」的美感結構?

 

孩子寫作的困難,在於「語感的落差」

孩子寫作的困難,在於「語感的落差」

 

「腦補」是一種次世代的用語,指的是在漫畫中的畫面或有資訊不足而給予讀者的臆想空間。同樣地,這樣的臆想空間,也能出現在文學作品中。因此,從事 寫作 教學的工作者,時常將此一「腦補」的習性,帶入了 寫作 評閱之中,正因為如此,時常造成孩子在學習時的困難:抓不到文學性的標準在哪裡。

 

針對這樣的教學「腦補」現象,以下我想分幾個層面探討。

 

 1. 評估文章的角度

當孩子寫下「山上的芒果樹長了好多芒果,害我的眼睛裝都裝不下。」我們是否就能認定這樣的 寫作 是具有文學性的?誠如前文所述,孩子可能真有這樣的素養,也有可能是一種運氣。那麼我們如何判斷呢?我認為需要從這句話的上下文做綜合的解讀。

 

如果孩子在此文句的上下文寫得頗不通順、資訊不足、前後不搭,那麼我們幾乎可以認定這個句子是一種運氣,這也說明了孩子在語言上的運用能力還頗為不足。此時,我們應該先確定孩子能先將文句寫正確了、寫得能使人懂了,再引導孩子慢慢走向具有美感的書寫方式。相反地,如果孩子的書寫的上下文與這個句子同樣清新、富有童趣,那麼這樣的 寫作 ,確實是亮眼的。

 

換句話說,我們在評閱文章時,同時需要有「文學性」與「語文性」的綜合角度。我認為抓著「文學性」的單一角度做評斷,有時會掛一漏萬,當完整語句尚無法被完成時,便一股勁兒地鼓勵孩子進行抽象思考與寫作,其實會紊亂了孩子語言邏輯的建立,在表達、溝通、 寫作 上,都會出現問題。

 

 

寫作 教學需先從語言規則訓練起

寫作 教學需先從語言規則訓練起

2. 寫作 訓練──從認知語言規則開始

 

既然我們在評閱孩子的文章時,便有「語文性」的角度與「文學性」的角度,那麼在訓練孩子 寫作 時,便應當從「語文性」的訓練,也就是「語言規則」的認知開始建立。

 

例如「芒果」句,呈現的是一種因果關係,此外還有轉折、遞進……等各種關係,要讓孩子先熟悉各種語句規則的使用,文章才能先有完整的敘述。接著,才將這些平鋪直敘的句子,做「文學性」的變化與嘗試。這樣的過程,孩子才會真的明白美感從何而現,也才知道自己要表達什麼、要經營什麼美感,不是只憑著幾個關鍵字詞便判斷屬於哪個修辭(若僅止於此,文學性才真正被抹煞了!),也不是循著修辭規則造句,最終落得只能有「匠氣十足」的淒涼評語了。

 

寫作 需從各種面向刺激,訓練脈絡思維

寫作 需從各種面向刺激,訓練脈絡思維

 

3. 訓練脈絡思維是重點

故事的進行,總有情節的推演。我認為,在進行 寫作 教學時,必須充分進行脈絡思考的訓練。也就是說,孩子在書寫時,能夠用充分的語句圍繞一個情節或場景敘述,然後在關鍵處展現具有美感的書寫,文句才會更加連貫。

 

因此,我建議在 寫作 教學中可以撥出十分鐘,針對一件小事,引導孩子書寫完整的事件過程。「完整」意味著語句的前因後果關係。如此一來,便能培養孩子具有脈絡性的思考,也只有當具有完整思考時,文句美感的設計才能在關鍵處呈現又不至矛盾與衝突。

 

 

總的來說,閱讀文學作品時,「腦補」是件愉快的事,我們總是在想像的空間中與作者神交;但在進行教學時,對於孩子的表達則需還原到語句本身的表達以及前後文脈絡思考的連貫。若我們能夠明白這一點,要訓練孩子的 寫作 能力,就會更有明確的方向與目標。

喜歡嗎?歡迎分享...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