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 書單難易不是問題,引導孩子激盪獨立 思考 、 閱讀理解


閱讀 書單難易不是問題,引導孩子激盪獨立 思考  、 閱讀理解

熊小編按:本文主要針對 105 年高中經典 閱讀 書單,所談及 思考 及 閱讀理解 的問題。

 

文/葉思(熊爸創作園地首席教師)

 

尼采、佛洛伊德、馬克思……最近,一張高中經典閱讀書單鬧得沸沸揚揚,在教育界中引起了贊成與反對的爭議。思考了一些時間,還是想說一下我的看法。為了避免文章落落長,我的想法就先用幾個問題來說明,對於該點問題的想法都在下文的號碼中可以參看,歡迎大家自行選讀。

 
 ➡  一﹑ 《三國演義》是寫給小學生看的嗎?小學生能不能讀《三國》?
 ➡ 二、 老師能不能教學生自己不會的東西?
 ➡ 三、 仿法國哲學考試的目的是什麼?
 
不妨回想我們的學習歷程,理解是一次到位的嗎?

不妨回想我們的學習歷程,理解是一次到位的嗎?

  💡  一、 誰說讀書理解要一次到位?
 
心理學家未必心理不出問題、哲學家畢生未必找到真理。我記得自己還在讀國小的時候,有一回親戚到家裡作客,送了我幾本書。除了幾本勵志小品之外,最奇妙的是其中有一本原本《七俠五義》。當時,臺灣連續劇「包青天」紅遍街頭巷尾,金超群的姿態扮相,胡瓜、黃安的主題曲、片尾曲更是至今無法取代的經典。當時的我,根本不了解包青天到底是真人還是虛構,故事是神話還是歷史,只為了電視劇的美好經驗,便開啟了這本小說的閱讀之旅。
 
當然,章回小說對當時的我來說自然是太生硬了,但是在讀書的過程中,大腦會自動揀選可以理解的地方讀,比方說,展昭的英雄形象在我心裡總是特別深刻,兄弟之間的義氣也是一個小男孩心所嚮往的。當我們在碰到一些不懂的事情,總會有自己的理解方式,碰觸到了,或許產生了一些表淺的見解,亦或許會產生一些疑問,但這也正是我們進入一個領域的美好開始。
 
文本的難易度不是主要的問題

文本的難易度不是主要的問題

因此,難易度並不是個真的需要被探討的問題,因為書單中關於哲學、心理、社會制度的內容,確實都是我們會接觸到的。我們一開始會覺得這些內容對於高中生而言晦澀,主要有兩種可能,其一是「這些書我都沒讀過、我都不懂,叫孩子懂不是太要求人了嗎?」,其二是「以我對這些內容的理解,青少年的孩子無法達到這種理解的深度。」關於第一種可能,我放在下一段一起談,這裡先談第二種可能。
 
要青少年的理解達到教授的理解程度,確實苛刻,也並沒有必要。換個想法,即使同樣對教授而言,專門研究《烏托邦》的教授,可能又比其他專長領域的教授了解得多一些。
我認為理解有深淺之別,但不應以此認定高中生不應該讀什麼樣的作品,反而應該更開放地讓孩子去探索其中的世界,從有限的生活經驗中,碰撞出一些反饋,這樣的過程,我個人是傾向鼓勵的。
因此,關於閱讀理解,誰說一定得一次到位呢?
 
老師應思考,知識權威是否是教學的唯一解

老師應思考,知識權威是否是教學的唯一解

 

  💡   二、老師,請放下知識的權威!
 
「如果這些書我都不懂,要怎麼教?孩子要怎麼學?」這恐怕是多數老師會發出的悲鳴!
 
我也是一名老師,我真的可以明白站在講台上將所理解的知識一一傳授,感受是多麼的美好。但我們不妨思考,如果孩子的學習總是來自於他人的理解,那麼我們真的很難期待下一代能有更高的成就、能有更進步的社會。如果我們希望下一代有所突破,那麼,老師對於知識的掌握,就不應該建立在標準答案上,唯有標準答案,才能建立老師的權威。
 
那麼老師該怎麼做?
 
老師的地位,若能從知識的權威寶座下來,我認為更理想的方式是「掌控理解的流程」。
 
老師應 思考 ,知識權威是否是教學的唯一解

「掌控理解的流程」是引導孩子閱讀理解的絕佳方式

老師在某種程度上肯定比學生見多識廣,與其直接將知識傳遞給孩子,不如教導孩子如何去閱讀理解知識。因此,老師要做的,實際上是演示出「老師在碰到問題時,會如何尋求解答」,這樣一來,老師的路便寬廣許多,不論是自己理解的或不理解的內容,老師都能為孩子提供一根釣竿,讓孩子能學習釣到知識的大魚。
 
回到這次的書單問題來看,許多人質疑的重點在於「老師是否真的讀懂、讀通」,老師也會感到壓力,有這麼多艱深的書要讀,「萬一講錯怎麼辦?」這些問題會產生,原因都在於我們將老師定位為「知識權威」。換個角度思考,我們若能透過書中的內容結合生活經驗,引發議題的討論,老師與孩子們在這個過程當中,都會碰撞出思考上的激盪,透過這個過程而形成對於議題的初步認識與理解,這樣的學習,更是潛移默化,也更容易讓孩子產生自己的看法。(退一步看,至少能夠從討論中選擇自己認同的看法)
 
由於我們的中學教育中,過度重視逐句精解,導致孩子不知道如何閱讀大範圍的書籍,老師也不知道如何引導。按照上文所述,若能從文本中揀選關鍵議題討論,這樣的問題基本上能夠初步被解決。(對於大範圍的閱讀策略我有一些實際課程操作的經驗,礙於篇幅,有機會再談)
 
從考試的目的,了解孩子應如何 閱讀理解

從考試的目的,了解孩子應如何閱讀理解

  💡  三、要拿高分,得先知道出題者的目的是什麼!
 
關於這次考試,我覺得官網上提供的訊息太少,甚至我對其中的作法有頗感不以為然的地方。但其中的考試方式是仿「法國高考哲學考試」的命題方式,這裡面有些值得一談之處,我就不揣乖陋、野人獻曝。
 
臺灣的教育一直缺乏一種理性的訓練,以寫作測驗為例,升高中的會考、升大學的學測與指考,一直陷入一種談高尚精神的窠臼之中。這種作法的問題是,出題者與批閱者已經設定了某些精神是好、某些精神是壞的,我並不是說這樣不對,而是這些判斷是老師的判斷,而非學生的判斷。價值觀的形成若僅是藉由某種灌輸,形成價值觀的過程卻未經過理性討論,便很容易形成認知的框架。這種框架,我可以很直接地說,是膚淺的。
 
法國哲學試題的最大特色是,答題者可以自由選擇立場,你可以贊成或反對某項意見,但是你必須將形成這種立場的理由、證據一一推論出來,推論的過程必須符合邏輯。因此,這些考題並沒有標準答案,也沒有標準立場,因為社會本來就有多元的聲音,但你必須學習如何踩穩自己的立場,並有效說明。
 
對比臺灣和法國的升大學考試,臺灣考試的目的是:「學生是否透過閱讀明白、理解、記得老師要你懂的知識」,而法國考試的目的則是:「我想理解你如何形成想法,請你說明自己的意見。」
 
閱讀 廣泛,才能讓孩子盡情探索陌生的世界

閱讀廣泛,才能讓孩子盡情探索陌生的世界

 

綜合本文所提出的幾點,如果法國考試的目的是如此,那麼老師拚命將這些書籍的內容讀完、消化、轉譯給學生,恐怕起不了高分的作用,但若是能藉由討論,形成孩子自己的意見,我認為這樣更貼合了這種考試的趨向,孩子也向陌生的世界,多前進了一步。
 
而一旦臺灣的教育開始走向這個新方向,那必然是值得期待的新天地。
(註:頁首書單圖片 credit :FB 蔣竹安)
喜歡嗎?歡迎分享...Share on FacebookShare on Google+Tweet about this on TwitterPin on PinterestEmail this to someonePrint this page